接工程要靠“关系”

发布时间:2019-02-07 12:45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本报讯(记者吴睿)大城建到底带火了谁?连日来,本报调查武汉大城建中火起来的吊车、挖机等“附生产业”,发现想在建筑行业分“一杯羹”,几乎都得熟悉一系列讳言的潜规则:“地头蛇”、工程“猎头”……

  武汉属某大型建筑公司,目前正承担一重点工程的高架桥施工,他们斥资买回了3台小型吊车,但还是不能“吃独食”。

  工地一位负责人透露,等到高架桥的钢箱梁吊装时,他们也会请其他吊车来帮忙,这不仅仅是因为工程量大,同时还有照顾同行的意思。尤其是对待有实力的吊车企业或私人老板,千万不能做得太过分,“断了别人财路,施工期间难免就会遭遇各种麻烦,影响工期反而得不偿失”。

  这种地方保护还表现在外地企业接工程上。该负责人说,一般主管工程的单位,总会把工程优先发包给本地企业来做,外地企业想“插一脚”,就得积极“运作”,不仅要想办法把工程接到手,还得“摆平”当地各类干扰,这背后其实就是一张严密的关系网。

  接工程要靠“关系”,于是衍生出了一种新“职业”——工程“猎头”。这种“猎头”大多在这个领域有地位,或者跟这个工程有关系,可以介绍一些机械设备企业来分一杯羹,也可以把某些“陌生面孔”的企业或私人老板请出工地,他自己得到的好处则是“吃了原告吃被告”,双方都得为了他这层“关系”破费。

  目前,在武汉市的一些大型建筑企业,都存在一定的挂靠私人老板。汉口二环线高架桥工地的吊车老板程伟就是靠亲戚关系,挂靠在一国有企业,三年赚回了吊车成本。

  “吃这碗饭,都得靠关系。”用程伟的话说,建筑行业的潜规则,大家都知道,精通此道就不愁不赚钱,反而不遵守规则或者破坏规则的,则有可能“饭吃不长了”。实在找不到能挂靠的关系,想办法找一个能决定工程分包的“内部人”,也算是找到了“衣食父母”。

  本报讯(记者王兴渠)在武汉三镇的大小工地上,碗扣式脚手架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风景”。武汉一建筑租赁公司老板张宁(化名),自嘲做这一行像“收破烂的”,但就是这个行当近几年催生了数十个千万富翁。

  武昌某在建立交桥现有大约1万吨脚手架,全是租赁公司的。“现在行情是一吨一个月130元,架子大概需要用7、8个月,也就是说光这座桥就有将近1亿元流入同行腰包了。”张宁说,虽然大的建筑单位有脚手架,但和他们的工程量比起来可说是杯水车薪,因为工程实在太多了。

  张宁说,在武汉做脚手架租赁最多五年可以回本。“130元一个月,保守估计一年有10个月租给外面,就是1300元,钢材最贵时5800元,基本上只要三四年。而以脚手架的使用寿命用20年也没多大问题。”

  武汉有一定规模的租赁碗扣式脚手架的公司大约有50家,分布在洪山、青山、江汉等地,其老板都已跻身千万富翁行列。

  如今,脚手架公司还有发展成“工程公司”的趋势,张宁好几个朋友都做起了“双包”。“反正有材料(脚手架),雇几个架子工搭架子,其他东西再租一下就可以了。”

  武昌某地铁口的实际承建商,就是一家私人劳务公司,其起家于脚手架租赁,这个地铁口所需的600吨脚手架,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而三镇工地上这样的“劳务公司”不在少数。

  不到40岁的张宁现已坐拥数千万资产,他打算在脚手架这块增加投入,采访期间张宁手机响个不停,很多朋友问他还有没有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