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家ENR250国际承包商

发布时间:2018-09-12 12:21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为维护国际经贸持续健康发展贡献了大国智慧,也为中企对外投资提供了广阔的平台。然而,也有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困惑和挑战。未来哪些领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一带一路”倡议给基础设施投资企业带来了哪些新机遇……每经记者针对这些问题专访了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长房秋晨。

  原标题:每经记者专访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长房秋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和重点方向

  NBD: 2016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国家开展承包工程业务的发展情况怎样?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

  房秋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经济、调整产业结构、改善投资环境、优化能源结构等刚性需求较大,建设倡议得到了越来越多沿线国家积极响应,促进了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能源和产业园区合作,成为新时期行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我国企业2016年在“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8158份,新签合同总额1260.3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总额的51.6%,同比增长36%;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7.7%,同比增长9.7%,业务占比进一步提升,增速也远高于行业总体增速。

  从合作业务领域来看,主要集中在电力工程、交通运输建设、房屋建筑和石油化工、工业建设以及制造加工设施等领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基础设施领域。

  另外,第八届“国际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高峰论坛”将于6月1~2日在澳门举办,预计将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位部长级以上政府官员,40多家国内外金融机构,80多家ENR250国际承包商,以及多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代表参加,是国际基建领域的一次盛会。也为中外企业探讨交流、共谋发展提供了一个广阔平台。

  NBD: 您认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房秋晨:未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依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和重点方向。“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基础设施发展不平衡,互联互通水平较低,基础设施不足与运营效率不高并存的现状,决定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优先带动大批铁路、公路、港口、能源等跨境项目的建设。

  设施的联通将推动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与耦合,发掘区域内市场的潜力,促进投资和消费,创造需求和就业,极大改善了所在国人民的生活。

  “一带一路”建设给中国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带来了巨大发展机遇。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经验丰富,产品服务性价比高,可以与各国加强合作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盈。

  NBD: 刚才您也提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未来“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方向,“一带一路”倡议给中国基础设施企业带来了哪些新机遇?

  房秋晨:目前,“一带一路”建设倡议得到了越来越多沿线国家积极响应,中国基建类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过程中,主要依托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尤其是信贷金融支持。

  2016年整体业务规模稳步攀升,完成营业额1594.2亿美元,同比增长3.5%;新签合同额2440.1亿美元,同比增长16.2%,以承包工程为依托的优势装备和优势产能“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

  谈到机遇,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在全球,特别在发展中国家,承建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形成了装备制造、施工机械、建筑材料等各方面完整的供应链条。在项目实施各个阶段,充分发挥东道国人才、技术、市场、资金等优势,将营销、管理和利润中心前移,全球化布局进行业务资源调配,正朝着真正跨国公司方向迈进。

  根据美国《工程新闻纪录(ENR)》杂志公布的2016年度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榜单中,我国有65家企业上榜,上榜企业数量依然蝉联各国榜首。中国交建首次进入前三,8家企业进入前50强。在9大业务领域的前十榜单中,我国企业在其中7个领域榜上有名。

  NBD: 基础设施建设虽然是中企对外投资、承包工程的热门领域,但基建类投资对于企业资金的要求很高,项目建设周期长、回本速度慢。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对?

  房秋晨:您说的问题确实客观存在,在目前国际基建需求旺盛但建设资金不足的情况下,BOT/PPP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得到青睐。发达国家和拉美国家普遍采用PPP模式,并制定相关法律。非洲国家如尼日利亚等,亚洲国家如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纷纷推出PPP相关法案,采用该模式来进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行业内一批有实力的企业凭借在技术储备、运营管理、资源整合等方面的竞争优势,加大了对BOT/PPP探索和尝试,特别是在电力和公路投资开发方面有一些成功的案例。比如柬埔寨甘再水电站项目,火电站和水电站已经进入运营期,获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三峡集团以BOT模式开发的卡洛特水电站项目是巴基斯坦迄今为止签署的装机容量最大的私营电力水电项目,目前也已经开工建设。

  此外,中国铁建、山东高速、中国交建、国机集团、江西国际等企业均在探讨交通、电力、供水、房建、废水物处理等领域的PPP/BOT项目,企业通过与当地政府或者机构加强合作,获得融资渠道和政策支持,目前在这方面,企业的积极性较高。

  NBD: PPP模式虽然可以解决国际基建需求旺盛但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但中国企业探索PPP模式的时间并不长,经验也并不成熟。当前,中国企业PPP模式的实施情况如何?

  房秋晨:当前,PPP模式正成为各国积极探索和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模式。欧美的部分国家拥有较为系统的PPP法规体系和较为成熟的运作经验,但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尝试用PPP的方式解决基建需求与财政资金不足之间的矛盾。

  PPP项目按照市场企业参与度排序,主要集中在电力行业、社会基础设施及交通领域、水务环境、港口码头、交通、石化等领域。多数企业以1~10亿美元的项目为主要跟踪对象,多数投资总额在3~5亿美元的项目,获得的融资支持为1~2亿美元。

  PPP项目过程中,主要考虑的风险包括政治与政策风险、法律法规风险、运营管理风险、通胀汇率风险以及社会文化风险等。其中,政治、法律和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是限制中国企业境外基础设施投资的最主要原因。

  从当前来看,中国企业在PPP项目的实施上有许多成功案例,比如三峡国际能源投资有限公司PPP项目;中水电海外投资有限公司PPP项目等,在与当地政府或者机构在合作交流中都取得不错的效果。

  NBD: 您刚刚提到了PPP模式的优越性和成功案例,但也有企业反映,海外投资即使签订合同,也并不代表项目能在当地生根发芽,企业对外投资过程当中还存在哪些掣肘?

  房秋晨:企业对外投资的风险客观是存在的。就以PPP模式为例,虽然优势十分明显,但风险同样需要防范。

  比如在政策层面,国内尚未就境外PPP投资业务专门立法保护,我国虽然与许多国家签署了双边投资保护协定、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但在实际操作中企业往往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国家缺少有效手段保障企业的应得权益。

  此外,目前国内大多数银行等金融机构在支持对外投资项目方面采取相对谨慎的态度,在担保要求和资金模式方面的创新力度不足。企业一直呼吁的“项目融资”的模式在实践中应用甚少,相对于投资周期长的境外PPP项目,金融机构更倾向于资金回报率高的资源类项目或风险低、见效快的承包工程项目。

  NBD:对于承包商会而言,未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在保障“走出去”企业合法权益方面,今后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房秋晨:首先是加强“一带一路”政策建议和诉求反映工作,主动加强与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交通部、外交部等相关政府部门的沟通和工作对接,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影响“一带一路”相关政策的制定,淘汰落后产能、推举创新企业、新能源企业、可持续发展企业,促进中国基建企业的优胜劣汰和可持续发展。

  其次,密切配合政府部门“一带一路”项目推进进程,做好重点企业推荐工作,重点关注“一带一路”项目的开发和落地。我们会以融资财税委员会为依托,与政策性银行、金融机构及商业银行建立紧密工作机制,推动金融机构先期介入项目开发,推动产融合作模式和金融产品的创新。

  此外,未来我们还将搭建承包商会信息服务平台,以海外市场安全预警、信息通讯、风险评估、安保网络、保险保障等服务产品为基础,开展重点市场和项目的安全管理咨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