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到至少好几百名学员吧

发布时间:2018-09-27 16:54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金报热线报道昨天一早,宁波市海曙区天一豪景的一楼大厅,簇拥了一拨人;昨天中午,他们也没顾上回家吃个饭,继续守在A座805室;下午,他们赶到了位于彩虹南路和百丈东路交叉口的嘉汇国贸B座904室……

  “我们花了钱,他们承诺保过拿证,现在证拿不到了,可钱也不退还,公司开始歇业,签好的合同都不作数了吗?说好的中级工程师证书呢?”这些市民投诉的是“宁波筑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学公司”),学员们的愤怒可见一斑。

  “建筑类职业资格考前培训(一二级注册建造师、注册造价工程师),远程学历教育(郑州大学、四川农业大学等),人才中介(一二级建造师、注册类证书挂靠等)……”

  拨打本报热线的刘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啊,就是花钱买证,单我们这批人,全是花一万元钱买余姚或象山的中级工程师证书,他们在协议上跟我们约定,包拿到证书,我们首期付5000元,拿到证书后再付款5000元。”据刘先生所知,买中级工程师证书的大概有六七十人,全是这个价。

  记者随后翻看了他们的《中工协议书》,里面提到:“甲方(筑学公司)帮助学员(乙方)代评中工,并安排一切相关事宜,使乙方顺利拿到证书。若因甲方服务原因使乙方未取得中工证书,则退还乙方全部费用。”

  而“安排一切相关事宜”,说白了就是“跑腿”,比如帮忙联系出版社等刊物,帮学员发论文,比如代乙方答辩,“我们就是没时间,图省事,说实话,包括职称英语、职称计算机等,考起来确实有难度,也算是钻了空子吧,就希望他们能帮忙评评出,多花点钱也值了。”学员们跟记者说起了心里话。

  学员张先生说,目前拿到证书的主要途径就是通过自己考试,另一种途径就是有相关资质的较大较权威的公司推荐,但名额往往很有限。既然筑学公司当时在招学员时就声称能拿到证书,拿不到也能退钱,所以他们还挺乐意花这些钱。

  “比起每年挂靠到有关公司能多拿的几万块钱,这么点小钱算什么,也是值了。”学员们坦言。

  此外,除了中级工程师外,该公司还提供大学文凭、上岗证(比如安全员、电焊工等)、一二级建造师等证书的服务,“涉及到至少好几百名学员吧,我们这六七十个只是中级工程师的,”一名学员向记者透露,“据我所知,费用最贵的是一级建造师,总共要交93000元钱,首期先付了23000元。”

  学员们说,当时的诱惑就是不需要上课,也不需要参加培训,他们等于做了“甩手掌柜”,那么记者就有疑问了,筑学公司是通过什么途径帮忙拿到证书的呢?

  “据说走关系的,当时他们领导私下跟我说的,是从余姚建设局走关系,建设局里的人,他们打好交道的,不知道真假。”

  “对啊对啊,当时报名的时候,如果知道一个中级工程师就有这么多人报,那我们说什么也不敢报了,直到一个个都加了QQ群后才得知……”学员们七嘴八舌地又议论开了。

  那阵子,这些学员纷纷接到筑学公司的来电,说是拿不到证了。他们是2013年10月底签的合同,按照时间来看,投报的是2014年的中级工程师证书考试,“再怎么说,年底都该拿到的。”学员告诉记者。

  在被告知拿证无望后,学员们就索要起首期付的那笔钱了,只是筑学方面给出的回应实在不能让他们满意。

  从12月27日起,位于天一豪景的筑学公司宁波分公司(即学员当时报名的地点,总公司设在杭州,宁波分天一豪景和嘉汇国贸两个办公点)办公场所开始人去楼空,他们歇业了。

  所幸学员们都保留了宁波分公司负责人李迪的个人信息,“他们跑不掉的,身份证、手机号等都在我们手上,所以跑路的话不至于。”学员跟记者说。于是他们开始不停地联系李迪,要一个说法。

  最初承诺2015年1月10日就能还钱,可没兑现,接着推到20日,依然没实现,现在又说25日能给钱了,也就是今天。

  “当初,他们收了钱,签了合同,开了发票,那就该履行合同啊!我们的要求再简单不过了,现在只要退还当时上交的首付款,我们也就不追究了,爽约就爽约吧!”学员们称这是他们的底线了。

  在昨天的采访现场,记者见到了目前宁波筑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迪,也看到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税务登记证等相关证件。

  值得一提的是,营业执照上标注的经营范围是:计算机教育软件研发;计算机教育软件研发技术咨询;教育信息咨询服务(不含出国留学与中介服务、文化教育培训、职业技能培训);企业管理咨询;企业营销策划;商务信息咨询;文化教育活动组织策划。

  很明显,从该范围来看,该公司提供的“帮助学员拿到证书”服务并不在规定的经营活动内。

  而作为公司负责人的李迪,说他也有苦衷,他是2014年4月正式接手公司的,之前他只是公司的一名员工。他说,2013年10月签合同时,学员上交的首付款,并没有到他的手上。

  “我只知道,我接手时,公司还有900块钱,当时那些钱我也不清楚去哪里了,之后公司经营不善亏钱,那我认了,起码是在我成为法人代表后的事,这是我的责任。但当时收钱的不是我,现在却让我还钱,一时半会儿公司没有资金退还给他们,杭州总公司也没有明确的说法,我只能说,我会慢慢还。”李迪无奈地说。

  可这样的说辞并没有让在场的学员满意,最后,筑学公司方面承诺,2月2日或3日,杭州总公司的负责人和宁波公司的前任负责人等相关人员,都会来到宁波,希望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跟学员协商此事。

  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时间,不履行承诺的做法,早就让学员不耐烦了,直到昨天傍晚,他们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无奈,他们只能先回家再等到2月2日了。

相关文档: